天下雜誌

環境

營運十四年,悠活麗緻度假村從未做過環評,至今仍有七成土地區域、兩百多間客房,未取得旅館執照,可說是台東美麗灣的升級版。 悠活年營業額五億,政府罰鍰僅十萬。政府公權力,何時能還給全民一場遲來的土地正義?

初夏,北緯二十一度,屏東恆春萬里桐村的陽光、沙灘、潮間帶正美。

沙灘邊的悠活麗緻度假村(簡稱悠活),一晚房價台幣六千多元起跳。

海景泳池旁的滑水道,遊客尖叫聲此起彼落。第一次玩水的小娃兒,就著泳圈興奮踢水,年輕爸爸牽著她的小手,一步一步走。陽光照得兩人的眼睛都睜不開。

椰子樹環繞的潛水池,是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男主角蘇瑞吉,練習浮潛的地方。「那時候他根本是隻旱鴨子,我們的教練還得透過翻譯、一點一滴教會他游泳,」悠活麗緻行銷公關經理李鸝慧說。

四年前,李安的拍攝團隊到墾丁勘景。近百人劇組,兩年內入住悠活多次,食宿、設備都由悠活贊助。

為何李安會選擇住在悠活?「只能說是老天保祐,」悠活麗緻董事長曾忠信笑說。

不過,《天下》記者發現,這塊在國家公園裡的天祐美地,竟然在開張十四年後,才於今年的四月八日,首度向行政院環保署送出環境影響說明書。

悠活麗緻度假村,是在國家公園內的「一般管制區鄉村建築用地」,一間一間收購周遭土地房舍後,拿到屏東縣政府核發的「集合住宅」使用執照,再築起圍牆經營度假村。

因未做環評,至今,全區有七成左右的土地區域,尚未拿到旅館業登記證。也就是有高達七成的土地區域,違法經營旅館,悠活因此兩度遭屏東縣政府開罰。

「其實,悠活飯店的做法和美麗灣是一樣的,」文化大學景觀學系系主任郭瓊瑩說。台東杉原海岸的美麗灣度假村,也是先興建再環評,引發各界非議。

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賴榮孝更直言,「不但沒做環評、更違法經營十幾年,比美麗灣還過分。」

這個故事,問今年六十六歲的陳勢俊最清楚。他的老家,就在悠活麗緻度假村區的正中央。

「我們家住在萬里桐已經三、四代,」陳勢俊說,「五十多年前,我爸媽一磚一瓦把這房子蓋起來,我們三兄弟從小在這邊長大,」他一邊懷念去年過世的老母親,一邊為她撚一支香。

陳勢俊回憶,九五年,悠活的人找他談買地。「他們到我上班的公賣局配銷所找了兩次,但這是我們的祖產,媽媽也還住在這,怎麼能賣?」他有點激動。

悠活為何這麼積極?因為陳家這一百多坪的地,關係到悠活(總共六區)能否把第四區和第五區的客房群連接起來。

陳家指出,為了繞過他們這個拒賣戶,悠活只好在園區內打造一個地下道,從陳家底下穿過。從悠活裡面看來,是一個水池造景走廊,絲毫感覺不出突兀之處。○九年的八八風災後,陳家則把老房子改裝成有四間房的民宿。

陳勢俊的弟媳王雪花清楚記得,那時候悠活開價買鄰居的地,一坪大約八萬多,在鄉村土地來說算是天價,那時候農地行情一坪不過幾千塊。「業者來談,說人潮會帶來商機,讓村民很興奮。但後來發現,度假村是封閉式的,裡面什麼都有,根本不會有人到外面消費,」她難掩失望。

現在,從陳家往四周看去,僅一層樓高的磚造小屋被悠活的基地台、排氣管與水塔包圍,「有時候我會想,如果當初知道我們家會變成這樣的孤島,賣了說不定還比較好,」王雪花說。

悠活公關李鸝慧才上任一個月,聽到記者詢問有關環評的問題,掩不住驚訝。因為先前擔任美麗灣開發案的公關,熟知環評的重要性。

夏天住房率高達九成,悠活不但是全台唯一有兒童旅館與單車旅館的度假村,更是墾丁地區唯一鄰近潮間帶生態的飯店。去年底,悠活曾表示,去年平均住房率六五%、創下年營收近五億元的新高紀錄,年成長二○%,今年將挑戰六億元目標。連著名的墾丁牡丹灣Villa,也是曾忠信和事業伙伴們一手打造。但如今發現,悠活是墾丁國家公園境內,超過半數用地仍違法經營的最大規模旅館業者。

「我只有一句話:無奈啊!」悠活麗緻董事長曾忠信,一被問到執照問題,先嘆了一口長氣。回憶起為悠活打拚的這二十年,他眼中藏不住委屈。

曾忠信在台北辦公室向《天下》記者表示,這塊地從六○年代開始就是丙種建築用地(森林區、山坡地保育區、風景區及山坡地範圍之農業區),根據都市計劃可以蓋旅館。但一九八二年,這塊地被劃設為墾丁國家公園一般管制區的鄉村建築用地後,從此就像被下了一道緊箍咒,讓他打造頂級度假村的計劃,處處碰壁。

當初,他花了七年時間(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六年),與數十戶萬里桐村民溝通,從村民手中取得三十餘筆土地,並從屏東縣政府取得集合住宅使用執照。卻在申請旅館業登記證時,踢到鐵板。

又沒有寫禁止蓋旅館?

在墾丁國家公園計劃歷次通盤檢討中,均提及「鄉村建築用地以供建築鄉村住宅及必要之公共設施為目的」(墾丁國家公園保護利用管制原則第二十六點)。但曾忠信認為,法令並未以正面表列「禁止」經營旅館,就應該可以做。「墾管處擴大解釋,才會拒絕同意我做旅館,」他皺著眉頭說。

曾忠信也否認拒賣戶陳家的說法,「陳家拒賣,跟悠活地下通道是兩回事,」他強調,地下通道的地仍然是悠活的,但為了讓村民方便於地上行走,悠活才向鎮公所申請建造地下道。

○六年時,內政部一紙「墾丁國家公園一般管制區鄉村建築用地申請容許設置旅館之審核原則」,讓最早開發的悠活一、二區,以及墾丁國家公園內若干以民宿為名的業者,得以「就地合法」,向屏東縣政府取得旅館業登記證。但至今,墾管處、屏東縣政府官員皆指出,悠活三至六區(這四區共佔約七成土地區域)仍未取得旅館使用執照。

如今,墾管處要求悠活補作環評,環保署環境督察總隊表示,還沒有遇過這種「應做環評而未做」的案件。等進入實質審查程序後,將討論是否對悠活案開罰與開罰力度。行政單位甚至透露,可能對悠活追討「不當得利」。

曾忠信兩手一攤,「事到如今,政府要我們怎麼做,就是依法辦理,但我們從沒想要不當得利啊,」如果真的被追討,他表示一定會以行政訴訟,爭取股東最大權益,「這是唯一的一條路,」他苦笑。

事實上,屏東縣政府已於○七年與一二年,兩度對悠活罰鍰五萬元。《天下》取得屏東縣政府處分公文,處分理由明確寫著,悠活三至六區「擅自擴大營業場所經營旅館業務,房間數計二五六間。」對年營業額近五億元的悠活,這兩次共計十萬元的罰鍰,猶如九牛一毛。

從二○○六年,悠活兩區「就地合法」算起,悠活至今仍有七成土地區域、超過六成房間數未取得旅館業登記證,等於違法營業長達七年。政府部門卻只開罰兩次,法定罰款金額不痛不癢。

墾管處官員私下表示,雖然拖了十多年,業者願意站出來面對環評的檢視,應給業者肯定。「以前的瑕疵,現在透過環評的程序,讓開發計劃對環境的影響可以收斂,也是好事,」這名官員說。

環境意識的成長,讓想開發台灣南端這塊「天祐美地」的人,有了不同的做法。

距離萬里桐五分鐘車程的後灣,同樣是在恆春半島西岸、墾丁國家公園境內的小漁村。就在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旁,一塊三.四四公頃的國家公園遊憩區用地,被南部知名建商京城建設相中。

十多年前,京城向私人地主購地,預備打造有一百間客房的「國際級濱海創意旅館」——京棧大飯店,卻在○六年整地時,踢到鐵板。

跟悠活不一樣的是,讓開發業者頭疼的不是法規,而是長著兩支大螯的陸蟹。牠們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名字「凶狠圓軸蟹」。

「為什麼叫凶狠喔,就是你的手指頭最好不要被牠夾到,不然可能就沒了,」海生館助理研究員邱郁文笑說,一邊用手指比出剪刀的手勢。

他說,墾丁的香蕉灣跟後灣,有全台灣最特殊的陸蟹生態,也是陸蟹產卵地點。

「墾丁有三十種陸蟹,光是在這塊棲地,就多達二十種,」邱郁文說。

在環保人士抗議下,京棧大飯店開發案歷經三次環評專案小組初審。○九年底環評大會上,京棧案雖然有條件通過,但當時通過的條件是,「若陸蟹數量降低至最大量的半數以下,開發單位必須停止施工或營運。」

「這個條件很奇怪,哪有先把棲地破壞了,然後再來說要保育的?」後灣村民中,最積極反對開發案的楊美雲說。

年輕時,楊美雲是國際標準舞教練,得到「黑貓姐」的稱號。十多年前,她回到後灣照顧年邁父親,讓她從生態門外漢變成陸蟹通。每年陸蟹繁殖季節,她都帶領遊客進行生態導覽。

她認為,不論業者再如何盡力做好陸蟹保育,一旦開始整地、打地基,陸蟹的棲息地一定會被破壞。

焚燒式整地 五千陸蟹慘死

事實上,○六年底,因為京棧案地主以焚燒方式整地。環保人士指出,已經造成超過五千隻陸蟹死亡,令地方人士心痛,當時即引發軒然大波。

「這邊的陸蟹洞穴就高達兩萬個,是全恆春最完整的棲地,國家公園怎麼能輕易放手?」楊美雲與屏東縣環境保護聯盟發動連署,爭取將後灣劃為陸蟹保護區,與村民合作推動低密度的生態旅遊。

然而,在國家公園計劃委員會專案小組六次審查後,開發單位已屢次縮小開發範圍。

一一年,京城建設更在遊憩區細部計劃書中自我要求,「沒有陸蟹就沒有旅館」,宣示保育決心。對於環保人士反對此案,京城集團技術總監陳添進表示,此案尚在審議中,不方便回應。

「我們一切步驟都按法令來走,才會審查七年多,一般的開發案,兩三年就通過了,」負責京棧案環境規劃的鼎漢國際工程顧問公司專案經理張恆豪說,目前,飯店預計開發量體,已經縮小到原來的一半以下,也擬定完整的保育計劃,包括設置陸蟹棲地保留區,以及栽種適合陸蟹棲息的樹種。

「陸蟹對於業者來說,是最重要的資產,希望能做全台灣第一個以陸蟹為主題的旅館,」張恆豪說。

墾管處技正張芳維則指出,因為開發量體已縮小一半,京城建設還要提出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如果改變程度太大,有可能需要重啟環評程序。

張芳維認為,業者已依法送件、修改,若真的依照環保團體的要求,停止開發,地主和開發者的利益就被犧牲了,「墾管處的角色,其實滿兩難的。」

海生館助理研究員陳勇輝認為,國家公園不是不能開發,而是應該做最低限度開發。

「過去竭澤而漁的享樂主義遊憩觀,慢慢在改變,」陳勇輝主張,國家公園應該鼓勵低密度的生態旅遊模式,墾管處是最具有專業高度,來推行這種遊憩模式的單位。

「人是國家公園最重要的資源,只有地方居民與國家公園站在同一陣線,保育才會成功,」墾管處遊憩服務課課長林文敏說。

國境之南兩個開發案,一個已營運多年,另一個則還在拉鋸戰。每年無數觀光人潮湧向墾丁,但這方美景能否為全民共享,而非只是圖利財團,是這場開發戰背後最重要的判準。

後灣陸蟹的保母 楊美雲
「黑貓姐」出馬 率眾反京棧

黑貓姐很忙。

想請她帶《天下》記者實地看看後灣陸蟹棲地,她說,「我在國小要教月琴、還要去國中和社區大學講課,假日要陪著孩子讀書,沒有很多時間,」她忙碌到只有在開車的時候,才有空講電話。

黑貓姐的朋友也很忙。

「我常常在海生館待到深夜,小孩都問我為什麼不回家,」家住高雄的海生館助理研究員邱郁文,上下班就要開將近四小時的車。他在研究室擺了一張行軍床,有時忙起來連家也不回。「都是黑貓姐用螃蟹把我騙來這邊,」他笑說。

一位是關切生態保育的在地居民「黑貓姐」楊美雲,一位是隸屬於教育單位的研究員。對陸蟹的熱愛,把他們牽在一起。

原本對陸蟹一竅不通的黑貓姐,自己研讀資料、請教專家,現在看到洞就知道是哪一種蟹。

發揚陸蟹精神 大浪來襲不退縮

「我還清楚記得,去年農曆4月17日,幾百隻陸蟹同時下海產卵,走路都還會彼此撞到,」黑貓姐回憶,這是她舉辦生態導覽五年來,最驚豔的一次。

「陸蟹媽媽抱著卵拚命往海裡衝,就算被海浪打回來好幾次,還是不放棄,這對小朋友是最好的生命教育,」楊美雲說。

她經常一個人半夜摸黑到海邊看螃蟹,「我好擔心牠們,」擁有一對都當護士的雙胞胎女兒,照顧人似乎是她的天性。「都不知道什麼叫害怕,」楊美雲也對自己的熱情,感到驚訝。

黑貓姐對低衝擊生態旅遊的持續經營,讓待在海生館12年的助理研究員陳勇輝也印象深刻。

「陸蟹是後灣不可取代的資產,應該竭盡所能保護,才能確保生態永續,」陳勇輝說。

為了落實生態旅遊的理念,陳勇輝與墾管處、屏南區社區大學合作,開設「半島之美解說員」訓練課程,目前已經有120人通過認證。

「就連墾丁凱撒、福華等五星級飯店,都出錢讓員工來上課,」他說,業者也認為生態旅遊服務,是兼顧生意與生態的雙贏發展方向。

今年5月,邱郁文還要與黑貓姐共同進行陸蟹數量和地下水的監測。又將有好多個燠熱的晚上,他們要穿著雨鞋走進樹叢中,細數陸蟹挖的洞、拍下陸蟹抱卵的照片。

只要還有陸蟹,這群在後灣致力生態保育的小人物,就會像抱卵的陸蟹媽媽們,肩並肩往前行,被海浪沖回來也不退縮。(劉光瑩)

延伸閱讀

互動圖表/全台12大國家公園爭議開發案

陽明山國家公園X遠雄集團/走,到土石流畔泡湯去?

【爭議解方】國家公園是誰的?


加入天下雜誌粉絲團 我要分享 立即登入

 
訂戶升級服務 創造知識無限可能
親愛的讀者您好,您已達免費瀏覽上限,
訂閱天下雜誌可立即享受五合一閱讀服務:
  • 1. 紙本雜誌送到家
  • 2. 網路閱讀雜誌全文
  • 3. 手機閱讀雜誌全文
  • 4. iPad/zinio擇一下載
  • 5. 31年歷史文章檢索(個人版)
瞭解更多 關閉視窗


延伸閱讀